0010641997  

週日用了整個下午與晚上的時間把吉田修一的《為愛狂亂》閱讀完畢,吉田修一的作品其實我看得不多,放在架上的只有一本《惡人》,依然清晰記得當年熬夜看完這本作品哭的痛徹心扉,多年後見到格友推薦,才又與這本《為愛狂亂》連結上。( 點我看內容介紹 )

 

我自己先破題好了,如果硬要說喜不喜歡這部作品,我不喜歡。

 

不過不喜歡不代表這部作品不出色,這是一個讓人想很多的故事,等我意識到才驚覺在閱讀的過程中我始終皺著眉頭,閱讀完畢後甚至有輕微的頭痛,隨著故事進展,在我心裡最常問出的是:為什麼?

 

說為愛狂亂嘛,狂亂是有的,不過我感覺不太到桃子那份愛的模樣,當故事進行到四分之三十,我一度在想八年前後差異如此之大,原因是否歸咎於八年前她所隱藏未說出口的實情,那說不出口的晦暗從心底延伸至生活中每個隙縫,終令一切都腐朽。

 

但既然都說出口了,也獲得了原諒 ( 當然可能只是表面上的 ),為何八年後的境況會如此腐壞,我不願去懷疑桃子的心中無愛,但我更想得知她心中所努力的「愛」是何面貌,能讓她與周遭生活脫節至此,畢竟一開始她是那麼真誠地想要努力,不是嗎?

 

她用了甚麼方式在努力?她往哪個方向在努力?在努力的路上何時只剩她一人?為了表達愛,是付出重要,還是接受重要?是形式重要,還是內涵重要?是自己的感受重要,還是對方的需求重要?我隨著故事進展不停地在思考這些問題。

 

故事後半,與其要我相信桃子是為了愛而做出一連串怪誕瘋狂的行徑,不如說是無法面對現實而自我逃避,無法接受丈夫的愛已不在,無法接受自己的愛竟落得徒勞無功,無法接受自己建構的世界就此分崩離析,榻榻米下所藏的巨大地洞,其實是桃子的心吧。

 

愛情裡,只顧著說自己想說的話,是最危險的。只知一昧付出而無視對方心境的愛,終究要蒙蔽雙眼,然而害怕正視真實即會一無所有,不如繼續看向其他的地方,告訴自己這一切只是鄰人的紛爭,是個按下停止鍵就會消失的遊戲。

 

「我不知道該怎麼說,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,我無法說明誰才是壞人,也無法說明誰才不是壞人。」我認為這幾句話,最能道出桃子真正的處境。

 

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,就像榻榻米下方的地洞,也不是一天就能挖出來的,可是你要問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的?怎麼開始的?那種無法說明的感覺才最是惶恐,如同靈魂被抽去一般,惶恐於自己對於那過去歲月的無知,及無為。

 

另外桃子認為婆婆對待她的方式帶有距離感,我認為桃子也在自己的心中設下了同等的距離感對待婆婆照子,從她在日記中總是以名字直呼婆婆就可看出一二。不過媳婦終究是外人這句話,在照子後面的反應表現無遺,一旦真正出現了分歧,媳婦很自然就被列為「這個家以外的外人」,無論她之前做了多少努力都被一筆勾消,同為媳婦不免覺得有些可悲。

 

這部作品看的我頭很痛的主要原因,是桃子的不自覺,及丈夫真守的懦弱,以及婆婆照子的翻臉無情,整部作品,我覺得大家都在躲,躲避一些很血淋淋又真實無比佇立在家中的事物,每個人都視而不見,以為便能消弭太平,要說愛嘛,也許我寄望看到的是濃烈至令人瘋狂窒息無法逃脫的愛,而我只能在年輕桃子的日記中,還嗅出一點未被雕琢過的、未俗化的、脆弱的、溫軟的、愛的氣息。

 

 

格友延伸閱讀:【TinaRay試讀】吉田修一的 《為愛狂亂》第1~10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嗨,我是文西 的頭像
嗨,我是文西

文西的寫作簿

嗨,我是文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